非洲筑梦人:每个工程都代表中国

2019-07-23

从中国到非洲几内亚约1.8万公里,这是谢柳俊的家和工作地的距离。

6年,2100多个日与夜,谢柳俊行走在这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大地上,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困苦,勘探、设计、施工,干着最普通、最基础的电力工作。可他说“不后悔、不辛苦”,因为他从头到尾都参与了几内亚的电网建设,这些就像自己的孩子割舍不下。

谢柳俊是最早一批走出海外的电力人,是首批奋斗在非洲的南网人,是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筑梦人。 

2018年10月,谢柳俊参加非洲四国联网工程(几内亚标段)奠基仪式,该工程将是他未来3年的工作重点。

缘定非洲

冥冥之中早有安排,谢柳俊与非洲的缘分就似前世注定。

早在1978年,谢柳俊所在的南方电网广西送变电公司就以援建方式“走出去”建设了布隆迪海外工程项目,随着中非全面深化合作,他们在2011年再次起航“走进非洲”,谢柳俊主动请缨踏上了几内亚这片神秘的土地。

几内亚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除了饮食等生活上的各种不适应,谢柳俊没想到最折磨人的竟是“信任危机”。

“当地没有统一的电力工程技术标准,为了一个技术问题,大家争得脸红耳赤。”因为不了解,业主方聘请的法国咨询公司针对电网设计多次提出质疑。那段时间,谢柳俊翻查国际技术规范,与国内标准一一对照、推算、论证,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除了解决信任危机,谢柳俊还得白天现场勘察,晚上绘制设计图。他不分昼夜,仅用三个月时间就高效完成了施工设计图并通过审核。为此,谢柳俊瘦了整整20斤。

几内亚凯乐塔水利枢纽工程堪称“几内亚电力丝绸之路”,是中几两国合作开发的最大水电施工项目,谢柳俊是其中的一名建设者和见证者。

非洲季节分明、景致差别大,旱季一片焦黄,雨季郁郁葱葱,是旅游玩赏者的最爱,但对设计勘察人员谢柳俊来说却截然相反。

“一路要扛近10公斤的测量设备,每天的勘察路线和长度都是计划好的,加上勘察过程中经常会碰到一些复杂情况,需要来回测量特别耽误时间,吃饭就吃国内的压缩饼干,喝水就喝路边的泉水,时间紧的时候最多休息一次。”

2018年10月,谢柳俊与几内亚Mandiana当地政府官员沟通几内亚林桑—弗米—康康段225千伏工程线路路径。

几内亚原始森林遍布,是动物的王国,大猩猩、鹿等野生动物时常穿梭在设定的路径中,很多稀有树林也在塔位上。谢柳俊说,为了保护原生态环境,在400余公里的线路路径上,他们重新改桩1700个,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念带到非洲大地。

谢柳俊说:“在几内亚,我们参与设计建设的每一个工程都代表着中国,来不得半点马虎,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祖国,更要对得起非洲人民。”

2015年3月,凯乐塔水利枢纽正式投运,几内亚的发电量增至原来的三倍,进入能源自给自足的时代,也让首都科纳克里的许多居民在人生中第一次享受到稳定供电。从夏天只能用电扇到开空调,从停电频繁看不了一场完整的足球赛到2018年“世界杯”每场球赛都不落下,几内亚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

为了表达感谢,几内亚人民用特别的方式铭记“中国工程”。在该国最大面值2万几内亚法郎新纸币的背面印的就是凯乐塔水电站效果图。而这张钱币上有两基铁塔正是柳俊俊参与设计、施工的。

翻开谢柳俊的朋友圈,异国他乡的美丽山水,几内亚的有趣经历都被他一一记录了下来,对于谢柳俊而言,这里不仅是他工作的地方,更是他的第二个家。

遭遇“埃博拉”

在非洲的6年时间里,谢柳俊也曾遭遇危险,最让他难忘的是与埃博拉“擦肩而过”。

2014年,西非暴发埃博拉疫情,人类的死亡在西非逐渐有了一个代名词——埃博拉。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许多外国建设团队都纷纷撤离躲避。

当时,几内亚凯乐塔水利枢纽工程输变电项目及几内亚Conakry城网改造工程已进入最关键时期。

2015年4月, 谢柳俊参与设计的变电站——几内亚225千伏 Manéah变电站投运,进一步改善了首都科纳克里及周边区域的生产生活用电。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