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体制改革:民办校不只求量 学校的事学校说了算

2019-04-10

  从曲靖、深圳到潍坊、南京,从校企合作到职称改革——

  改变,为了更好地教与学(解码·教育体制改革②)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15日 12 版)

  核心阅读

  我国有着世界最大的教育体系,高速向前发展的路上,新情况、新问题也会随之而来。

  改革职业教育办学模式、改善民办教育发展环境、改进高等教育管理方式等探索串起了坚实的改革足迹,云南曲靖、广东深圳、山东潍坊、江苏南京的几所学校,改革的方式或许各异,但目标是一致的:教好、学好、管好,提高教育质量,满足人民的向往与期待。

  生产线“长”在学校里

  每周两天学习汽修理论、3天在汽车4S店学习实操,这是云南曲靖应用技术学校汽修专业浩龙现代学徒制试点班二年级学生丁杰的日常。除了常规汽修,学校还开设了新能源车的课程。“校企合作能让学校第一时间了解市场前沿,避免学生学的都是过时的知识。”副校长郭海忠说。

  江苏南通大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干脆将生产线建在了曲靖应用技术学校的实训楼里。“生产线投资1000多万元,学生在企业实习一个月能拿到2000元左右的实习工资,毕业后优先在企业就职。相对于社招人员,实习过的学生不需要3个月的试用期就可直接上岗。”公司曲靖项目副总经理陈红云说,目前企业40%的员工是曾经的实习生,校企合作解决了企业用地和招工两个难题。

  “没有企业支持、市场化运作的实习,是‘消耗性实习’,通过校企共建能实现‘生产性实习’,既让学生获得真刀真枪实践的机会,又减轻了学校的负担。”郭海忠说。

  前不久,朋友希望从学校招一名厨师,郭海忠专门向学校餐饮教研室主任侯邦云打招呼,结果却未能如愿。“学生早早就已经被‘订’光了。”侯邦云介绍,餐饮专业的学生整体上处于供不应求状态,1000多名学生,800多名属于“订单培养”,看似人多,实际上没确定工作岗位的极少,不少毕业生早早就被北上广深的企业预订了,“和社会上专门的厨师技能培训机构比,中职学校的餐饮专业优势很大,比如会系统教授食品安全这样的课程。”

  “职业教育的发展关键在就业,专业设置必须考虑产业需求,一个专业背后最好要有两三家企业来支撑。”郭海忠说,学校的汽修专业前身是农业机械,后来农机站不再从中职学校招人,原来的专业也逐渐转型。现在,曲靖有10多万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就业率保持在96%以上。

  面对未来,丁杰信心满满,“实习能帮我更快胜任以后的工作,学理论能帮我应对更多情况,现在我已经能够独立完成基本的保养等工作了。”

  民办校不再只求“量”

  谈起这几年民办教育的变化,深圳市宝安区立新湖外国语学校校长肖红月感触颇深。2001年,他从湖北老家的公办教育系统离职,来到广东投身民办教育事业,一做就是17年。其间,他参与创办了3所民办学校。

  “早年的民办学校办的都是大众化教育,作为公办教育的补充,解决的是教育的‘量’的问题。”肖红月认为,由于这样的定位,以往许多民办学校不仅没有气派的教学楼,仅千余元的月薪也吸引不来好老师,往往不是学生和家长的第一选择。

  如今,许多民办学校的教育理念发生了变化。以立新湖外国语学校为例,从小学转变为九年一贯制学校,新的校园都以省一级标准建设。同时,利用民办教育的灵活性,在国标课程的基础上,增设了粤剧、英语话剧等特色素养课程,学生还可以到国外参与游学活动。

  “以前民办学校招生,都是学校求着家长,现在,家长会认真了解学校的特色和课程设置,在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之间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肖红月说。

  在肖红月看来,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最大的不同,是没有财政拨款支持,需要自给自足。许多麻烦也由此而来。其中,最让他和其他民办校长头疼的就是办学者注重收益性,教育者注重公益性,二者理念存在一些矛盾。“有时候,办学者的想法就像我们校长头上的‘紧箍咒’。”

  此外,资金也是民办学校的一大难题。肖红月还记得,前些年,由于办学者资金链断裂,东莞一所民办学校拖欠教师工资3个月,4000余名学生差点“无学可上”。“民办学校校长也一定要坚持教育公益性。”

  对此,肖红月建议,民办学校应设立公共账户,由当地教育部门和财政部门进行监管,保证教学资金的安全。同时,应当实行“管、办分离”,解决校长没有发言权,教育理念难以施展等问题。

  ■点评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