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瞻:经济增速或下调 聚焦减税降费

2019-04-18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8日电(赵竞凡)备受关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于近期召开。作为中国经济前景及政策导向的“风向标”,在“稳中有变”的经济形势下,这次会议将释放出哪些重要信号?

  分析人士指出,从往年的经验来看,年末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是对明年整体的经济形势和工作目标进行定调,而之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体现更具体的执行方法。

  关于2019年的经济增长前景,12月13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辩证看待国际环境和国内条件的变化,增强忧患意识,继续抓住并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专家认为,这显示出中央对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有充分认识,也有积极准备。虽然明年GDP增速或面临下调,但经济结构调整方面的亮点仍值得关注。

  “稳”字当先,政策灵活性面临考验

  进入2018年,复杂多变的内外部形势将“稳”字变为经济发展的头号诉求。年内召开的三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均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目标。

  展望2019年经济工作重点,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稳增长依旧是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而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加强宏观政策调整的灵活性,加强政策间的协调联动。

  政策的平衡焦点,在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组合关系。连平认为,预计明年将延续“积极财政政策+稳健货币政策”的组合。

  从财政政策来看,连平认为,明年或将适度扩大财政支出规模、上调财政赤字率,重点支持基建和补短板薄弱领域,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或随之扩大;此外,也可能深入开展减税政策,减轻市场主体税负,激发经济增长活力。而在货币政策方面,大概率将定向偏宽松且保持稳健,以此维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首席研究员明明则表示,政策重心将会偏重财政政策发力,从二者的关系来看,财政政策将会扮演“先行提振总需求”的角色,而货币政策负责“助力保持复苏之果”。

  明明称,在经历年内4次降准之后,虽然目前银行间流动性已相对宽松,但是金融体系支持实体经济的意愿仍旧低迷,显示出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乏力。在此情况下,需要财政扩张带动实体经济企稳好转,推动融资成本逐渐上升,“此时货币配合放松将为经济复苏续力,也是理论上较为合适的前后搭配”。

  聚焦减税降费,企业有望减税1万亿左右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包括“减税降费”和“扩大支出”两方面。

  在减税降费方面,黄志龙认为,鉴于四季度国务院和财政部给出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的政策预期,在此背景下,2019年财政赤字率由2018年的2.6%上升至3%或可期,而赤字规模也将由2.38万亿元上升至3万亿元左右。

  黄志龙称,如果财政赤字在扩大支出和减税规模方面的结构比例水平与2018年持平,则2019年减税规模预计将达1.64万亿元,其中针对个人的减税规模有望达5000亿元-6000亿元,而针对企业的减税规模则为1万亿元左右。

  在扩大支出方面,黄志龙认为,2018年下半年重新启动的基建补短板投资,将继续成为2019年扩大财政支出的重点领域。他表示,无论是地方专项债、城投债的发行规模增长,还是PPP已入库项目的加快落地,都说明2019年财政支出政策将更加积极,基建投资对总投资的拖累也将明显减弱。

  货币政策将更偏重于解决“融资难”

  在财政政策更加积极的背景下,黄志龙认为,货币政策将更加偏重于解决“融资难”,化解小微企业及民营企业的资金可得性与银行“惜贷”行为之间的矛盾。

  11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8年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其中对于下一步货币政策的安排引发关注:一是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二是进一步加强政策协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三是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和机制,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

  黄志龙认为,上述安排说明一个关键问题——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不畅是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意愿不强的根本原因。因此,2019年将重点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其关键在于如何化解小微企业及民营企业的资金可得性与银行“惜贷”行为之间的矛盾。

  对于后续货币政策的走向,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2019年货币政策将保持“中性偏松”。中信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信贷将会向民营企业倾斜。而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则表示,未来一年内央行可能会多次降准,市场利率或将下行,整体信贷增速有望温和回升至11%。

  经济增速或下调,结构亮点值得关注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