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代大潮中书写时代传奇——致敬百名改革先锋

2019-04-22

  新华社北京12月19日电 题:在时代大潮中书写时代传奇——致敬百名改革先锋

  新华社记者何雨欣、齐中熙、施雨岑、叶昊鸣

  改革开放,当代中国最显著的特征、最壮丽的气象。

  这是一部史诗,由每一个中国人共同书写。

  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党中央、国务院对百名改革先锋进行表彰。

  打开这份名单,重温一部部改革传奇、重回一幕幕改革现场。一朵朵与波澜壮阔相遇、与激荡涌动共跃的浪花,汇入改革开放大潮的伟大历程,生动见证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

  改革记忆历久弥新,改革精神永不磨灭。

  敢为人先!

  ——用大胆地试、勇敢地改开拓时代

  国家博物馆,“伟大的变革”大型展览正在举行。无数观众驻足于小岗村18位农民按下“红手印”的雕塑前,用40年后的思考,体味那个发生在深夜,却点亮农村改革之火的历史性时刻。

  40年中,“红手印”的故事无数次被提及。人们用“农民最质朴而坚决的表达”来形容,也用“平地起惊雷”来形容。

  就在小岗人“秘密”按下“红手印”一年多后,又一场“秘密”行动在中国另一个偏远小山村进行,地点是广西河池合寨大队果作屯一棵大樟树下。

  果作屯,包括周围的果地屯,村民们用卷烟纸做选票,用米筒当选票箱,用一块木炭在晒谷场上写下一个个“正”字……伴随着韦焕能等人的当选,一个新的名词“村民委员会”在中国大地诞生。

  两年后,这件当时果作屯村民口中“别让大队知道”的事,被称为“村民自治”,写入宪法,成为中国特色基层民主制度最广泛的实践形式之一。

  去年8月,合寨村村委会换届选举也在大樟树下完成,这棵树龄超过300年的参天大树根系发达,年轮见证着一种力量的生长。

  埋藏于历史深处的能量一旦爆发,冰川瞬时开裂,发出巨大的历史回响。

  1978年春天的一个清晨,南京大学教师胡福明打开广播,听到自己的一篇投稿正式发表,标题由原来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改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场大讨论迅速引发,激荡人心。

  那是一段“春雷滚滚”的岁月。

  “轰!”在“杀出一条血路来”的首个特区深圳,开山炮震彻云霄。

  1979年,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区——蛇口工业区诞生。革命战争岁月中的“排头兵”袁庚,转身为改革开放初期的“探索者”,以一以贯之的精神在蛇口2.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拓荒。

  改革,这个理念如今早已深入人心,但在40年前,这是一场划时代的思想解放。不少改革先行者,一路从饱受争议、荆棘丛生中走来,人生也因为一段以“改革”标注的岁月,变得传奇。

  同是1979年,曾因“投机倒把”被处理过的郑举选,带着仅有的15元钱回到武汉汉正街,领到汉正街首批个体工商户执照。短短几年间,销售额连创第一。

  从最初只能卖针头线脑等小百货,到可以卖童装、但不能卖衬衫,再到可以卖扣子型电池、但不能卖计算器……以郑举选为代表的汉正街个体户们一点点率先突破各种限制,一点点拉开全国商品流通体制改革的大幕。

  如今,中国市场主体已经超过“亿户”,郑举选这段往事让人百感交集。而这位拥有敏锐商业眼光的改革者,因为幼时的一场天花,是一位盲人,被称为“盲侠”。

  时间积淀越久,对细节了解越多,越惊叹搏击于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些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即使其中一幕幕早已耳熟能详,但无论多少次提及都会动人心魄。

  岁月可以让人白头,但唤醒时代的精神永远朝气蓬勃。

  1978年12月,新华社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 会议作出胜利进行新长征的一系列重大决定》为题,对改革开放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会议进行了报道。

  对中国改革开放这场“新长征”而言,一出发就已锐不可当、千帆竞发。

  改革激荡生活,文学之火迅速点燃。

  1979年,蒋子龙发表“改革文学”开山之作——《乔厂长上任记》,讲述一个老干部大刀阔斧改革,将一个工厂扭亏为盈的故事,太多丰富的现实素材让他三天就完成创作。而这位作家另一篇作品的名字意味深长——《开拓者》。

  何惧艰险!

  ——用积极应变、主动求变顺应时代

  “如果失败的话,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吧!”

  上个世纪90年代末,在没人相信民营企业能造汽车的时候,从一个小县城起家的李书福创办了民营汽车企业——吉利。

  这也意味着横亘在李书福面前的是一座座大山。在头几年的时间里,他甚至连汽车生产“准生证”都拿不到。

  然而,这始终没有动摇李书福的决心,他想办法通过注资一家汽车企业,“借”到了一张“准生证”。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一阵阵“狼来了”的声音中,中国汽车行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