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专家:未来人口老龄化问题将越来越突出

2019-04-25

  中新网12月24日电 2019年《经济蓝皮书》今日发布。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当前世界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人口的老龄化最直接的关系是抚养比的上升。大部分国家的抚养比上升,干活的人相对比较少,被养活的人相对比较多。

  李扬指出,今年经济工作会议的文件几次谈到关于未来养老的问题,提出再拨一部分国有资本到社保基金,都是为这些问题,不能说未雨绸缪,就是为这个问题多做准备。要说十多年前设社保基金这笔钱的时候是未雨绸缪,现在基本上已经面临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会越来越突出。

  24日上午,2019年《经济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会在北京国际饭店彩虹厅举行。

  李扬在会上表示,今年比较重要的事情是五方面:一是全球经济继续下行,在去年10月份,我们的课题组李平教授领导着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包括财经院都有很多预测和分析,基本上都是一致的。全球的形势我不妨引述两个国际组织的看法,一个是IMF调降了未来的增长速度,调到0.2,估计还会再往下调一点。这几年来是第一次。大家回忆一下从2015年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断在调升,在期中调整口径的时候也是往上调的,是比较乐观的看法,其实这种乐观的看法在今年上半年依然存在,大家都认为已经好了,美国率先复苏,几个主要大国都正增长等等。但是下半年以后形势急转直下,始终我们不认为经济好了,我们作为研究者还是觉得增长的轨迹没有突出我们的预测,我们作为研究者很高兴,面对不断下行的全球形势确实还是感到担忧。

  以前我们也介绍到,全球的形势这么长时间、这么全面的下行,导致它的因素已经不是什么政策,不是财政,不是金融的问题,而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中有几个问题很突出,不太好解决,有的问题甚至是没法解决的。比如劳动生产率下降的问题,也是我们主攻的一个方向,我们在研究劳动生产率的变化。这从经济的供给侧来研究它的发展变化,劳动生产率非常遗憾的是始终在下行,没有看到有改善的迹象。更重要的,大家觉得劳动生产率下行一定是科学技术发展不够,而且科技它的产业化不够,所以大家都冀望于第四次产业革命,有人说第五次产业革命,假定是有的,但是这些革命产生的后果也不是让人非常放心的。

  第一个是经济形势速度在下行,第二是即使有变化也会产生并不有利的收入分配的结果,在国家之间,发达国家占的多,在一个国家内资本占的多,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政策要顾及收入分配的话就不能太顾及增长,效率和公平的关系问题,它们的矛盾是前所未有的尖锐,使得各国的当局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犹豫不定。

  李扬指出,经济结构的问题,可以从很多的角度来观察,有一个结构大家注意,整个三次产业如果过去我们还是比较有把握的说,发展方向是服务业的占比越来越高,它是一个趋势。现在是不是对这种趋势很顺畅的发展下去,尤其是在服务业和制造业之间的关系很模糊,服务业中有制造业,制造业中有服务业,这种情况下这种趋势是不是很明晰也很难说,更重要的是服务业占比上升,由于劳动生产率比较低,所以服务业占比提高同时意味着经济增长速度下行。这也是我们在十年前就讲过,讨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行的时候,我们叫结构性减速,是因为经济结构变化而导致的速度变化,我们叫结构性减速。看来这种情况还在。

  总之不要小看这个事情,不要小看国际组织把经济增长速度往下调,调到0.2,OECD调得更多,关于明年后年都调的很多,对美国、中国、欧洲、日本都是往下调。只有印度七点几,印度的增长速度也往下调了。这在今后的几年里会非常强烈的影响着我们国内的经济发展,影响着我们各项政策。

  第二,债务问题。全球债务继续在上升,我们知道这次危机是债务危机,理应把债务清除或者降到合理的水平,经济轻装前进。但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债务没有减,反而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字,2018年4月全球的债务是237万亿美元,比2007年底要多出83万亿美元,十年下来,债务增加了。这个事情它不只是对我们经济实践是一个挑战,也对我们经济理论提出挑战。到底是经济金融之间什么样的关系,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关于债务的密集度问题,密集度在上升,上升之后使得金融和经济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的疏远,进而使得货币政策效率递减。这个问题很突出。债务问题怎么办,由于债务越积越多,触发风险的可能性越大,债务只要在一个环节上暴露就会成为一个系统性问题。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