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万亿元执行款装进当事人口袋

2019-05-10

  2018年万亿元执行款装进当事人口袋

  人民法院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总攻战

  本报记者 张晨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执行难则是阻碍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2018年是人民法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攻坚之年和决胜之年。为如期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全国法院依法惩治拒执犯罪、强化信用惩戒,运用网络查控、网络拍卖等信息化手段,充分提高执行效率和威慑力。越来越多的老赖从“花招百出”逃避执行转向自觉履行义务,“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取得明显成效。

  今年1.31万亿元执行款实际到位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时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

  “战事”进入最后阶段,“战果”如何?

  10月25日,周强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报告称,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884万件,执结1693.8万件(含终本案件),执行到位金额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5%、120%和76%。2018年1月至9月新收案件608.3万件,执结537.6万件。

  “2016年至2018年9月,全国各级人民法院戮力同心,4.07万亿元执行款实实在在装进当事人口袋里,近90%的法院已经或即将达到核心指标要求。”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二级大法官刘贵祥此前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人民法院有信心如期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2月4日,2018年全国法院新受理执行案件732.4万件,执结673.4万件,执行实际到位金额1.31万亿元。

  送必达,执必果,多方协调全面发力。数据显示,全国已有31个省(区、市)党委、政府、政法委全部出台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加强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的文件,12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专门出台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的决定,多数省(区、市)党委成立“基本解决执行难”领导小组、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将解决执行难纳入综合治理目标责任考核。

  33场全媒体直播活动累计5亿人次观看

  11月29日,最高法新闻局、执行局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举办第三十二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聚焦青岛“蓝色风暴”冬季执行专项行动,对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李沧区人民法院、黄岛区人民法院、胶州市人民法院的5起执行案件进行了现场直播,1500余万网友实时观看了一堂生动的执行行动普法公开课。

  截至12月6日,今年以来“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共举办33期,平均每期有1400余万、最多有5000余万人次在线观看,在线观看数累计超过5亿人次,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微博话题阅读量累计3.3亿次,直播单场阅读量最高105万次,影响之广,可见一斑。

  “蓝色风暴”“江淮风暴”“草原风暴”……全国法院掀起的“执行风暴”,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制约法院执行的体制机制障碍。

  让群众切身感到“执行风暴”威力的,还有人民法院联合多部门实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联合信用惩戒措施。不得坐飞机、乘高铁、住豪华酒店,不得贷款、新办公司,不得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随着信用惩戒的覆盖方方面面,越来越多的失信被执行人选择主动联系法院,履行早该履行的义务。

  “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差点让我失去竞选村支书的机会……”今年6月,福建省泰宁县杉城镇水南村的曹某公开竞选村支书,当得知自己因为名列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限制参与竞选时,这可急坏了曹某,为了能继续参选,他主动联系执行法官偿还了35万元的债务。

  全国法院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持续加码:今年3月,最高法等下发通知,限制“老赖”不动产交易;4月起,被北京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将被限制参与京牌小客车指标摇号配置……2013年最高法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以来,与国家发改委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对失信被执行人出行、购房、旅游、投资、招投标等方方面面进行限制,共计采取11类37大项150项惩戒措施,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今年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7281人

  执行难,难在查人找物。昔日,干警依靠登门临柜的传统方式执行判决,既耗时费力、成本高昂,覆盖地域范围和财产形式也十分有限。


浏览: